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

2020-12-27 12:48

如今,已有工作居住证在手的她对户口看得淡了许多,“也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照现在这套积分方法,可努力的空间也不大。好在有工作居住证,买车买房都不影响,顶多是孩子高考,但那不得是20年以后的事吗?到时候在不在国内都不一定。”

让陶然郁闷的还有职住区域指标,“规定里说自本办法实施之日起,居住地由城六区转移到本市其他行政区的申请人,每满1年加2分,反之,则每满1年减2分。那像我这样一开始就把房买在昌平的,岂不是没有加分机会,只剩下减分风险?”

对照着征求意见稿里的各项条目,陶然仔细算了笔账。幸运的是,32岁的他在京连续缴纳社保已满9年,符合计生政策,也无违法犯罪记录,办理居住证不成问题,基本条件5大关可以顺利闯过。

讨论积分落户制度,首先需要关注的是每年究竟能拿出多少户口指标。从北京市“十三五”规划来看,到2020年,常住人口要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。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,截至2014年末,北京市常住人口已经达到2151.6万人,也就是说,未来5年内,每年将只能增加30万人。其中,每年真正能够拿来落户的指标最多不会超过几千,而北京目前的常住外来人口有八百多万。因此,积分落户的实际覆盖范围相当有限。

所有名目中,“符合计划生育政策”的证明最让他头疼,而这一项恰恰又是“基本条件”,如果拿不到,连申请资格都没有。“为了盖章,必须跑回原籍计生办,开的证明格式,还要符合我在广州所属街道办的要求,否则就要打回去重来。女方盖完章,男方再盖章。”单是这份材料,杨康令就折腾了一年多,“如果不是老婆逼着我完成,我中途几乎都要放弃了。”

对于在广州申请积分落户的人来说,分数线的涨跌曾经跟高考放榜一样惊心动魄。2011年上半年131分,下半年122分。到了2012年上半年,再次回到131分,下半年130分。2013年,合并为每年一批入户,分数线涨到138分。

从2006年本科毕业留京工作算起,陶然(化名)已经在这座城市“漂”了9年多。由于第一份工作所在的私企没有指标,他错失了应届生身份拿户口的良机。最近传来的积分落户消息,让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跟北京户口产生交集的他,重新燃起一丝希望。

为了攒积分再去读个博?苏林没这个打算。她唯一考虑过的也就是在“职住区域”方面下点功夫,“如果分数线出来,发现自己就差一两分,那就到城六区以外再买个小户型。要是跟分数线差太多,就不折腾了。”苏林庆幸,规定里没有列上志愿活动、献血等五花八门的加分项,“都是大学里过来的人,这种水分多大谁还不知道啊!”

管理办法中,明确体现出了人口疏解的想法。不过,在政策引导下,一些迫切需要落户的人可能会打“游击战”,选择到城六区以外的其他区买房,或者自己租房再将房屋租给他人,进而将居住证办在那里,但却会为了各方面的便利,依然在城六区租房居住和工作。这样一来,就可能出现“证在郊区,人在城内”的情况,政府很难控制计划强制性与市场灵活性之间的矛盾。更何况,从现在规定来看,并不排除在城六区以外落户后,重新迁回城六区的可能。作为政府部门,应当考虑“以业控人”,而不是直接控制作为雇员的劳动者的自由流动。

按照杨康令自己最初的算法,他的分数本可以达到148分,“广州刚开始实行积分落户的时候,加分项有很多,比如属于政策导向区域,就能加10分,另外,献血、捐款这些也有空间可为。”但最终,杨康令并未如愿以偿,“每一项都必须提供证明,需要跑好多个地方,标准也不统一,一个地方说可以,到另一个地方又说不行,结果审核的时候都没给计算上。”

在行业方面,陶然琢磨着自己既不在疏解行业之列,也沾不上创新创业的光,至于其他几项,也只有专业技术职务能靠中级职称再加2分。这么算下来,陶然发现自己不过47分,“虽说分数线还没公布,但肯定高得离谱,就我这点分,还是洗洗睡吧。”

户口已经在手的杨康令发现,近两年,身边的朋友似乎不再像之前那样热衷于申请积分落户,“现在居住证跟户口享受到的待遇差不了多少,而农村户口的话,还可以分到地,如果迁出来,等于是放弃这部分利益,所以好多人反而不愿意‘农转非’。”

作为2012年通过积分落户广州的过来人,杨康令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分数——135分,“按照当时的计算方法,本科学历80分,有房产20分,社保每年5险共5分,交了6年,有30分,那一年我31岁,加5分。”在入围的1000人中,他排在805名,“和我同分的就有77个人,真是‘一分压死人’!”

按照每连续缴纳社保满1年积3分的规定,陶然在合法稳定就业一项能拿到27分。但合法稳定住所让他犯了难,刚工作的五六年间,陶然辗转租过三次房,但租房合同早已不知所踪,拿不出证明,这部分得分就可能“打水漂”。2012年,他在父母的支援下贷款买到一套昌平的小两居,算下来能有3分。

我们可以看到,积分落户实际瞄准的还是“高精尖”人才,但北京的发展需要多样化人才,如果一味采取人为设限的方式控制人口,很可能会导致将来城六区的服务业用人成本大大提高,像宾馆餐饮、家政保姆、养老服务等价格也会随之上涨。

相比之下,硕士毕业、中级职称、城六区内有房的苏林(化名)似乎更有竞争力一些,但她并没有着急算分数,“有几项政策的实施细则还没出来,况且我刚工作4年,基本条件还没满足,现在算也不准确,不如等实际能申请的时候再说。”

在积分落户本身无法满足需要的情况下,就应当发挥居住证的作用,为暂时不能落户者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,做好“兜底”工作。国务院刚刚颁布的《居住证暂行条例》中,规定了持有人在居住地将依法享受义务教育、公共卫生等六大基本公共服务和七项便利,这对北京未来的居住证管理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,逐步缩小居住证和户口本之间所附带的福利差距,让户籍回归本身的登记功能应当是今后的大势所趋。

本科学历的他在教育背景上并不占优势,15分显得有些单薄,“我毕业那会儿,优秀的本科生还很吃香,找工作不成问题,难道非要过度教育?”

具体来看《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不难发现教育背景占了很高的比重,不同学历间的差距也很明显,对高学历人群的倾斜力度比较大。这样的做法值得商榷,很多专科以下的劳动者,可能在北京辛辛苦苦工作了几十年,但仅此一项,就已经让他们基本丧失了积分落户的竞争力。学历的认定和衡量固然容易操作,却未必公平,这一点需要改进。